乡音海南|岁月辗转成歌,随时光听一听龙楼的小镇故事(下)

来源:南海网 作者:林小宁 薛秀娇

  龙楼,有着绝美的海岸线风光,登上铜鼓岭眺望,山脚下的月亮湾犹如一钩白色弯月,在海洋和蓝天白云的衬托下,美艳动人。

  今天,南海网客户端“乡音海南”栏目,为你带来《龙楼印象》下篇,一起听听看龙楼的小镇故事。

龙楼印象 下篇.mp3

作者:林小宁

朗读者:薛秀娇

三 拉网

  龙楼的北面的海岸有一个著名的海湾叫月亮湾,因为形状像月亮而得名,这是一个诗意洋溢的名字。

  月亮湾很美丽。沙滩干净洁白,沙子细软温润。如果坐在沙滩上,听着阵阵的海风海浪,面朝大海,深情弹起吉他,吟唱一首《外婆的彭湖湾》,只是没有仙人掌,但你可以看到很有特色的拉网。

  拉网是一种古老的原始的捕鱼方式。海南方言叫:牵gou。作业的地点在近海,捕捉的鱼种也很多,主要还是青甘之类的鱼,俗称炮弹鱼。

  拉网是一种依靠集体力量的劳动。网又粗又大,渔民用船把网撒到海里,然后形成一个半圆的包围圈,网分成两头,岸上的渔民分成两队,紧拉着网两端粗粗的绳子,齐心合力把网往岸边拉。

  渔民呼喊着号子,整齐划一地齐出力,一步又一步地把网往岸边拉。一切行动都是在号子的指挥下进行的。或者他们什么都不说,默默地拉,因为他们配合默契,就像一场足球比赛,重在配合。

  这种场面让我想起黄河岸边的纤夫,黄河岸边的号子,象征着我们这个古老民族的某种坚韧顽强的精神。

  拉网绝不是一种姜太公钓鱼式的捕鱼方式,不像现在,它只是一种娱乐方式,收获与否无关重要,只要你交钱,你就能过把瘾。

  拉网是一种古老的捕鱼方法,至今还有人在从事,虽然现在的捕鱼方法很先进,但是这种不知流传了多少年的捕鱼还是深受欢迎的。渔民在准备拉网时,先把船开到作业地点,在船上抽根烟静静等待。

  鱼在海面成群结队活动时,黑压压的一片,与海水的颜色不同,像一片巨大的飘动的树影。有经验的渔民依据这块的阴影的大小形状和颜色,就能判断出有多少鱼,有多大,是什么鱼。

  当渔民决定撒网捕鱼时,他便脱下帽子,向渔船摇摆他的帽子,倾刻,渔船齐发,马上撒网、设下包围圈,一场围捕即将开始,丰收的喜悦就像大海的波浪充满渔民的心头。

  小时候,我常目暏这一幕捕鱼的场景,我很仰慕那位站在礁石上的鱼先父,简直是一位指挥着千军万马的将军,渔场就是战场,大手一挥,倾刻间,所有的鱼都归网里,那种气势磅礴,场面浩荡。

  拉网捕鱼的方式是原始的,平均分配的分配方式也是原始的,体现了捕鱼人那种朴素而善良的品质。据说,见者有份是捕鱼人祈求风调雨顺年景兴旺的一种信念。

  四 铜鼓岭

  大凡到龙楼游玩的人都必到铜鼓岭。铜鼓岭山高308米,尽管不高,但却是“琼东第一峰”。

  以前没有上山的公路,八十年代修了一条盘山公路,从此车可直接开到山顶。在中学时代我与高中的同学爬到山顶,部队的战士还拿出馒头招待我们,我们还与部队的战士进行了篮球赛。

  相传东汉的伏波将军,带兵作战,把铜制的锣鼓遗弃于此,后人挖掘到,为了纪念伏波将军,所以将其命名为铜鼓岭。

  琼东北至琼西一带有关于伏波将军的遗迹很多。翁田的抱虎岭,琼山的马鞍岭,乃至于昌江的伏波井,都与伏波将军的传说有关,可见伏波将军对海南的影响之大。

  从自然景观看,铜鼓岭山青水秀,怪石林立,风光秀美,最有特色就是玄武岩的石头,形态各异的石头,千姿百态,很有旅游观光的价值。

  登上铜鼓岭的主峰,登高望远,心旷神怡。往东北面看,可以观赏月亮湾,这里是观赏月亮湾的最佳位置 ,所看到的月亮湾,像一钩白色弯月,在蓝色海洋的衬托下,美艳动人。

  再往大海远处朓望,碧波浩瀚。如果天气好,可以看到远处的七洲列岛。七洲列岛是一组无人小岛,由七个小岛组成,是文昌八景之一。放眼南海,远处的海面上,朦胧的七洲岛,就像披着轻纱的七仙女,风姿绰约,令人遐想翩翩。

  七洲列岛,在龙楼又称七洲峙。它所处的海域是南海著名的渔场,称七洲渔场,渔场盛产龙虾,海胆和马鲛鱼等海珍,其中鲍鱼、龙虾、海胆和海蛤并称龙楼四珍。龙楼的海鲜也因为海水干净清洁,味道鲜美而闻名于世。

  七洲列岛附近水道,曾是古代郑和下西洋的过道,而今边处于一带一路的重要位置,作用显而易见。

  弯弯宝陵河从铜鼓岭山脚与月亮湾的交汇处流入大海。这个交汇处,有一个港口,叫作宝陵港。宝陵港曾经是一个小港口,在以前非常繁荣,收购的鱼从这里卖到全县各地。

  龙楼海域盛产一种小鱼,叫灯光鱼,之所以叫灯光鱼是因为它的捕捉方式。海南话也称“竹池”或“巴lang”。

  每年的初夏到深秋,是捕获灯光鱼的最好季节。每当夜幕降临,大海里点点的渔火,这是渔民点燃强烈的灯泡,这种小鱼喜光,便聚集在灯光的周围,渔民便来个一网打尽,这就是灯光捕鱼,捕到的小鱼就是灯光鱼。

  灯光鱼深受人们的喜欢。而我生在龙楼长在龙楼,吃着灯光鱼长大。灯光鱼晒干了就叫灯光鱼干,每到收获灯光鱼的时节,每家每户都忙着晒鱼干,鱼晒干了,然后存在土罐里,密封好以便长期吃用。在缺衣少吃的时代,那是一种美食,海边的小孩把鱼干当作零吃,上学时书包里装一把灯光鱼干和两颗蕃薯,那是童年的味道。

  小时候,大约是十岁八岁的光景,我常会跟村里的大人一块到宝陵港去担鱼,早上,口袋里装着一个笠(文昌话,用椰子叶包裹着煮的饭团)一个鸡蛋还有一壶水,挑着两个竹制的小箩,把灯光鱼装在筐里,然后步行来回将近三十公里的路程,把鱼挑回家。时值盛夏,一路的艰辛自不必说。所以灯光鱼不只是童年的回忆,它还教会我从小自立自强,学会去品尝生活的艰辛。

  灯光鱼还可制作成咸鱼酱。 把新鲜的灯光鱼混和适量的盐,装在土罐里,腌制发酵,用泥巴将罐口密封,置放一年半载。然后开封,一股芳香弥漫在你的鼻腔,融化在你的食欲里,让你欲罢不能,这就是鱼酱。如果在鱼酱中加点小辣椒,配搭五花肉,来点小酒,那便是天下第一等的美味。

  宝陵港与宝陵河唇齿相关,息息共生。而今的宝陵河水量减少,河面变窄,河床甚至杂草丛生,下游的宝陵港水道也变浅,几乎连小船都进不了。昔日的港口也就荒废了,没有过去的繁荣了。

  静静的宝陵河,河水泛着清波。走在河边,看着眼前的铜鼓岭,看不到过去的模样,一切都在不断变化。我想:唯一不变的是藏在心里的那片记忆,无论它是温暖的还是伤感。

  时代在变迁,旧的东西在消失,有些东西得赶紧去看去感受,趁它还是记忆中的老样子,否则会留下遗憾!

  离开故乡多年,总有一种感受,独在异乡为异客,但是回到故乡仍然是异客。这种茫然无所从的状态,有时有点痛楚,但是只有故乡是我的灵魂的栖居地,故乡永远在心里,祝福我的故乡!

  作者简介

林小宁

  林小宁,海南文昌市人,中学教师。喜欢读书,爱好散文和诗歌。闲时好写作,对于我写作是一种精神追求。有诗作散文发表于各种报刋和网络平台,与他人合集出版诗集《无声的水鸟》。

  朗读者简介

薛秀娇

  薛秀娇:教师,文昌市龙楼航天风情小镇铜鼓人。现在龙楼航天小学任教。文昌市中华诗文学会会员。 兴趣广泛,且行且思,对乡音情有独钟。闲时也志好练笔,诗文多散见于网络平台。

  往期链接>>

       乡音海南 |岁月辗转成歌,随时光听一听龙楼的小镇故事(上)

  乡音海南|琼剧唱到香港去,这个文昌麦的戏你来听听

      乡音海南|超带感!听海南人如何用8种方言向大熊猫“表白”

      乡音海南|溯流而上,听一听定安的静美时光

      乡音海南 听老屋故事,品海南平凡人家韵味生活

      乡音海南 | 蓝的海,红的花,听听诗歌里的“多彩海南”

      乡音海南 | 听民间戏迷唱《娘家大团圆》,品味琼剧乡土魅力

    乡音海南 | 原汁原味!听麦英唱海南话歌曲《我们都是一家人》

    乡音海南 | 若想了解文昌,不妨从骑楼开始

      乡音海南|听一首《文昌河》,感味流动的乡愁

责任编辑:许海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