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音海南|听听这个游记,去白沙河谷的雨林峡谷走一趟吧!

来源:南海网 作者:林小宁 薛秀娇

  白沙罗帅村是一个坐落在鹦哥岭脚下的黎族村庄,被仙女溪环绕着,溪中流水和蝉声为伴,这风光旖旎的热带雨林峡谷让人心驰神往。

  今天,南海网客户端“乡音海南”栏目,为你带来一篇《热带雨林中的白沙河谷》,随着动听的朗读声到那神秘又辽阔的白沙河谷一看究竟。

 

热带雨林中的白沙河谷

作者:林小宁

朗读者:薛秀娇

  一

  海南岛中部山区的热带雨林,是海南岛最原始也是最优美的自然景观。对于我来说,这片山脉和森林是极其神秘的,她的山有多高,她的森林有多辽阔,还有大河大树和那里的少数民族。

  海南的大河都发源于中部山脉,第一大河南渡江也在其中,据称南渡江原称为黎母水,是黎族的母亲河。她的源头在黎族人世代聚居的白沙山区,纵横几百公里,从海口市流入琼州海峡。海口市是海南最繁华的地方,高楼大厦林立,而源头的中部山区是海南相对落后的地方。一条大河竟奇妙地连接了现代的文明和落后,其中的奥妙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这种吸引力让许多人有着去探究的欲望。

  连绵不断的山,原始的热带雨林,激荡流水的河谷,黎民的船形草屋,黎歌、山兰和背上竹篓,腰间的钩刀,还有黎民的传奇故事,多多少少都渗透在我们的想象中。

  黎族是海南最早的居民,这个古老的民族,原先也居住在沿海的平原地带,后来逐渐迁居中部山区。过去由于交通落后,人口很少流动,所以我们对居住在山区的这个民族缺乏了解,总以为这个民族愚昧落后,更多的是带有某种神秘感。其实,这个民族与其他岛民一样善良纯朴,勤劳勇敢,他们创造了许多灿烂的文化,是海南岛最值得挖掘和传承的古老文化之一。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现代文明的渗透,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黎族古老的传统正在消失,语言、服装和房屋都在变化,甚至生存的环境也在变化,如果你不及时去感受,可能再也看不到原汁原味的东西。

  二

  今年夏天我去了中部腹地的白沙。

  白沙是黎族人聚居地,地处中西部山区,境里高山很多,热带雨林密布。我此行的目的地是罗帅热带雨林驿站。罗帅是一个小黎村,地处鹦岭山脚下。一条小溪从高山奔流而下,形成一片不大的河谷,河谷边黎族人依山傍水而居。我就是想去体验一下这里的山山水水。

  对于鹦哥岭许多人并不陌生,因为中央电视台等媒体都作过专题报道。这里的大山里生长着许多珍稀的热带植物,更为吸引人的是生活着珍稀动物黑冠长臀猿。这里有一群年青的科研工作者长期生活工作在恶劣的环境里,默默地奉献自己的青春,守着大山,保护着这片宝贵的生态环境。

  我们驱车从儋州市那大镇一路向西,直奔白沙。从那大到白沙,沿途经过不少崇山峻岭,山道弯弯,颇具险况,但是无限风光在险峰。一路上风光甚美,空气优良,山上一片绿色。虽然正处海南最热的时节,但是一路上十分阴凉。公路被两旁的大树所掩盖,甚至看不到阳光,据称这是海南最美的公路,公路的两旁都种了树和花草,不时还会看到环保的宣传语:一路美景到白沙。

  我们的车经过白沙牙叉镇。这是一个美丽的小县城,清秀而隽永,像个邻居小女孩,有种小家碧玉的风味。

  再向西南走,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到达深山之中的罗帅热带雨林山庄。

  我们看到的是一条不大的小溪,这便是罗帅河谷。小溪叫仙女溪,小溪里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石头被水冲刷得光滑,溪水清澈见底,鸭子游来游去,溪里有小孩在戏水。

  河谷高处就是黎村。当然我们再也看不到黎族的船形草屋,而是错落有致的漂亮的二层小楼,整洁而笔直的村道,绿荫成影,一股新鲜的微风扑面而来,风里夹着山的气息,旅途的劳顿瞬间消失!

  我们落脚在村长的两层民宿,设备简陋,但是清洁整齐,尤其是山里的空气沁人心脾。远眺云雾缭绕的鹦哥岭,一种辽阔而深远的感觉。

  我们事先把午饭定在村长家,午饭就在他家的庭院里吃,树荫下吃饭是挺惬意的,就着山间美色吃美食,天下何等美事!村长是一个壮实而敦厚的黎族汉子,自称五十多岁,在我看来不过四十来岁。他能讲普通话,黎话和海南话,见多识广,开朗而精干,事实上他是一个聪明的人,走南闯北,生活过得很不错。

  村长从河里抓来他养的番鸭和小鱼,这都是在非常生态的环境里养的。席间村子拿来黎家自酿的山兰米酒和牛大力泡的米酒。他说,山兰酒是女人喝的,男人要喝牛大力酒。单从酒名看就很性别了!他开玩笑说,喝牛大力酒,像牛一样有力!他还说:“我们这里的人喝山兰酒能喝一大罐”,当然我们喝得也尽兴。

  吃过午饭就到下午二点多了,太阳正当头,但并不觉阳光毒辣。我们决定步行沿着小溪上山,领略热带雨林的千姿百态。

  三

  河谷是黎族人居住的地方,人总是依水而居,这个山村里的个世世代代依靠这个河谷里的水而生存,他们必须保护好这里的生态,用村长的话说就是像保护生命一样去保护水源,而如今这里的美丽生态让很多人慕名而来,也给他们带来美好的生活,一切都是生态赐的福。

  溯水而上,路上大木参天,遮天蔽日,没有风,但是山间流淌着湿润的空气,行走在用木料搭成的驿道上,看着路边密密的树木,耳边阵阵的蝉鸣,蝉鸣山更幽,一切都那么寂静。那天的游客不多,山间显得更加清幽。溪里到处可见大大小小的石头,流水冲激石头,溅起白色的水花。枯树倒在水中,横七竖八。岸边树木斜在水面之上,树下流水潺潺。溪水并不深,清澈见底,总有一股泡在水中的欲望。于是便不顾一切,下水浸泡,躺在水中,冷冷的水流过我的身体,漫过我的头发,漫过我的眼晴,忘了所有的烦恼,静享这一与流水和蝉声为伴的瞬间。

  村长介绍说,这小溪之所以叫仙女溪,是因为七仙女曾在此洗过澡。此刻我美美地想到,我与仙女共浴。实际上,我是在仙女洗澡的地方沐浴而己,如能沾点仙气更好,哎,一切都在梦境之中。

  无声无息之间山里阴暗下来,看不到半丝阳光,也看不到山上的天空。忽然间传来几声沉闷的雷声,看来要下雨了。果然大雨来了,刚开始时我还害怕被淋湿,折了一扇芭蕉叶来遮雨,其实没有用,索性丢掉,让雨淋在头上,雨水顺着身体往下流,然后全身湿透,一种久违的痛快唤起我的童年。童年时每当下大雨时,我总喜欢在雨中奔跑,长大了,却把自己裹得紧紧。人就是这样,不轻易把自己真实的一面露给别人看。但是在这深山老林里在大自然面前,还是返朴归真,彻底地摆脱约束,让雨水冲掉杂念。

  雨停了,时间也是傍晚时分了,大雨过后的河谷里,到处都洋溢着湿润而清凉的空气,远眺鹦哥岭群山,水汽从热带雨林中升腾,让高山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这是热雨林的仙气,它凝集了雨林里所有的灵动,使我身处梦境一样。

  作者简介

林小宁

  林小宁,海南文昌市人,中学教师。喜欢读书,爱好散文和诗歌。闲时好写作,对于我写作是一种精神追求。有诗作散文发表于各种报刋和网络平台,与他人合集出版诗集《无声的水鸟》。

  朗读者简介

薛秀娇

  薛秀娇:教师,文昌市龙楼航天风情小镇铜鼓人。现在龙楼航天小学任教。文昌市中华诗文学会会员。 兴趣广泛,且行且思,对乡音情有独钟。闲时也志好练笔,诗文多散见于网络平台。

  往期链接>>

       乡音海南 | 听《琼剧印象》,感受老一辈人诉不完的琼剧情

       乡音海南 | 来啦咧,听文昌麦英唱歌享受惬意周末

       乡音海南 | 文昌话歌曲《妈妈》,唱出了多少人泪花

       乡音海南| 岁月辗转成歌,随时光听一听龙楼的小镇故事(下)

       乡音海南 |岁月辗转成歌,随时光听一听龙楼的小镇故事(上)

  乡音海南|琼剧唱到香港去,这个文昌麦的戏你来听听

      乡音海南|超带感!听海南人如何用8种方言向大熊猫“表白”

      乡音海南|溯流而上,听一听定安的静美时光

      乡音海南 听老屋故事,品海南平凡人家韵味生活

      乡音海南 | 蓝的海,红的花,听听诗歌里的“多彩海南”

      乡音海南 | 听民间戏迷唱《娘家大团圆》,品味琼剧乡土魅力

    乡音海南 | 原汁原味!听麦英唱海南话歌曲《我们都是一家人》

    乡音海南 | 若想了解文昌,不妨从骑楼开始

      乡音海南|听一首《文昌河》,感味流动的乡愁

责任编辑:许海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