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读 | 一条性情的河流

来源:南海网客户端 作者:

  遇见好文,遇见更好的你。朋友们好,南海网客户端椰读又和你见面了。本期为你推荐好文《一条性情的河流》,南海网主播刘杰读给你听。

  几十年来,县城小镇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唯有如常的江水见证。此时,坐在咖啡馆里,又从窗里望见那条河流的清波,它不紧不慢地依着原来的节拍流动,悠悠的性情,如我靠在椅背上的惬意和庸散。

一条性情的河流

作者:王鹤晓

朗读者:刘杰

  我出生和居住的县城不大,人口大致在五六万以内,在海南岛西部相对安静地与岁月相守。有一条河流,水面不算太宽,最宽处横过去不到两百米,蜿蜒连绵的江水贯穿整个县城小镇。它叫文澜江,名字很文雅。每逢雨季来临,水总会涨得厉害。站在桥上,看着汹涌澎湃的江流,分不清是水在城中流,还是城在江上飘。约莫在我刚出生那年,还曾发大水,江水漫过路面淹了半座县城,但江水和小镇要不了多久又恢复了原样。

  夏日里江水散去咄咄逼人的气势,深浅适中,流速缓慢,于是这里就成了一座天然的水乐园。没入水里的鱼线许久未传来异动,我举着竿子对江中戏水打闹的孩童颇有怨气,尽管那时我与他们年纪相仿。上浮下游的身影激起阵阵波澜又很快消散,定是他们的笑声和拍水声惊扰了鱼儿。或是农民在石滩上挑水,艄公在江上划桨。鱼儿不来,他们全都脱不开干系。尽管如此,我的眼睛仍没有一刻离开过江面,就像期待着一个即将浮出时间的未知的童话。

  夕阳让水面泛起一层橙黄,随着水波不断荡漾跳跃,这颜色如同家中那颗钨丝灯类似,散发着叫人心安的光芒。岸边的茶铺早早收好路边摆放的水壶桌椅,腾出的空地上搭起一座戏台。出门前,母亲答应晚饭后带我去看木偶戏。钓鱼的不快很快被扔在回家的石子路上。

  与后来读到的书上所写不同,人偶同台、戏文跌宕、大跳大叫的剧场于我而言总是新鲜有趣,台下阵阵掌声和喝彩响起时,小手也不自觉跟着拍得通红。借以演员生动的神态弥补人偶五官的僵硬,木偶身形的灵巧又是人的肉体所不能及。特有的乐曲唱词往往随着江风吹进我年幼的心灵,奏响在无数清晰和模糊的梦境。

  长大后朋友在电话中对家乡的新貌赞不绝口,事实也是,新城开发老城改造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我在外地常因这些消息浮想联翩,脑中满是高楼林立、霓虹闪烁的景象。乘车回到县城,那股憋了许久的情绪刹时无影无踪。健身房的招牌,电影院的海报,咖啡馆的落地窗,都在证明这片土地已摆脱古旧贫乏和其他描述不出的状态。

  父亲经常给我讲述与河流相关的故事,神话志怪,英雄传奇,各式各样的情节到最后只剩下一些稀疏平常的琐碎。几十年来,县城小镇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唯有如常的江水见证。此时,坐在咖啡馆里,又从窗里望见那条河流的清波,它不紧不慢地依着原来的节拍流动,悠悠的性情,如我靠在椅背上的惬意和庸散。

  朗读者风采>>

  南海网主播 刘杰

  往期推荐>>

  椰读 | 丰子恺笔下画中的清明印象

  椰读 | 南丽湖之韵

  椰读 | 春天,写满了大海的味道

  椰读 | 走进黎家节日盛宴——山栏节

  椰读 | 温婉而清秀的文昌河,从远古流到今天

  椰读 | 老爸的老爸茶

  椰读 | 到铜鼓岭观海,领略大海浩瀚的含义

责任编辑:甘晨卉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