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读 | 瓦屋,不老的情怀里收藏着美丽的光阴

来源:南海网客户端 作者:

  瓦屋,不老的情怀里收藏着美丽的光阴,记载着沧桑和甘甜,书写着时代的背景;还有道不完的爱意,诉不尽的相思。

  遇见好文,遇见更好的你。新华书店,与您共读。朋友们好,南海网客户端椰读又和你见面了。本期为你推荐美文《不老的瓦屋》,南海网主播天琴读给你听。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老的瓦屋

作者:杜学峰

朗读者:天琴

  办公楼侧有几栋坐落有序的古老瓦屋,与周边光鲜华丽的大楼相衬,显得古朴沧桑、岁月悠长。立冬前几天,不经意把视线转移窗外时,看到瓦屋屋顶有师傅在检修瓦片,瓦工师傅大概是个五十开外的中年人,他轻手轻脚,小心翼翼,时而蹲,时而站。连续几天,我都抽空远观瓦面的检修,不是好奇,而是缘于感性的召唤,它让我重拾起那些快被遗忘的记忆。

  少年时期,家在小镇,小街都是用瓦盖的居民住宅楼,当时没有标准规划,房屋高低参差不齐,而我家住的是三层加小阁楼的那种。

  春天,屋顶飞来了小鸟,鸟儿又从遥远的地方衔来不知名的花草籽,落在这里生根发芽。于是,在春雨滋润下屋顶悄然出现几株嫩绿的小花草。早晨,鸟儿站在瓦上,叽叽喳喳,呼朋唤友似的把小燕子也叫来凑热闹,还选好地址在瓦屋檐下筑巢安营。

  夏天,一场雷雨过后,瓦面一尘不染,格外干净,瓦片显出丝丝脉纹。只是暴雨后,经常听到奶奶说谁家的屋顶瓦被吹坏了,谁家屋顶漏雨了。有一次,我家也经历过雨的困扰,小阁楼滴滴嗒嗒地漏水,父母在地上摆了几个大盆接水,年幼的我根本不解父母紧锁的眉头,还以此为乐。直到风停雨止,父亲才架上竹梯爬上屋顶检修。好奇的我趁父母不注意,偷偷爬上竹梯,从天窗露出小脑袋,放眼四望,山外有山,楼外有楼,青翠的山连绵起伏,清澈的河水缓缓东流,河中还有轻舟荡漾……小镇风貌尽收眼底,一览无余,统一的瓦屋,统一的瓦灰色,统一的排列。我正看得入神,却吓坏了赶着跑过来的奶奶。她赶紧抱下我,拍掉我身上的灰尘, 一边拍一边说:“乖孙呀,吓死我了,这瓦片很脆的,想登高望远等你长大了住高楼去”。如今,我是住在高层楼房,只是奶奶早已驾鹤西去。

  春花秋月,夏韵冬雪,岁月是一场婉约的盛宴,光阴在变,生活质量也在变,城镇、乡村许多瓦房在改造,取而代之的是漂亮的小洋房,屋顶不再是统一的瓦灰色,偶尔我也会想来年春天,当鸟儿南回的时候,是否还能找到属于它的窝?

  我常想念伴我成长的瓦房,刮风时如此,下雨时如此。雨夜,当听到雨打树叶的声音,便会怀念雨打瓦屋顶的响声,急促的,缓慢的;听一场沙沙的春雨,随风潜入夜,无声地滋润着农田;听噼里啪啦的夏雨,给炎热盛夏带来一丝的清凉;听倾盆大雨时雨点打在铁皮上的声音,至今想起还起疙瘩;想北风呼啸的冬夜,聚在瓦屋,烤着火盅,吃着刚出锅的红薯,听叔叔伯伯讲外面世界的精彩、羊城八景的美丽、东方之珠的繁华,一张张稚嫩的脸唏嘘不已,充满了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向往。罢了,罢了,不想罢了,往事如烟雾缭绕,越想越缠绵……

  瓦屋不老的情怀里收藏着美丽的光阴,记载着沧桑和甘甜,书写着时代的背景;瓦屋,道不完的爱意,诉不尽的相思。

  (文字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朗读者风采>>

  南海网主播 天琴

  往期推荐>>>

  椰读 | 盛夏也“泡汤”?久温塘冷泉的“鱼咬痒痒”值得体验!

  椰读 | 还记得那把“不二神器”蒲扇吗?摇啊摇啊就能带走夏天的炎热

  椰读 | 毕业不说再见!母校,请听我说

  椰读 | 家人包裹的粽子,味道就是不一样!你吃了吗?

  椰读 | 六一策划:听说,有人听完这些“小可爱”读的诗,变年轻了!

  椰读 | 去白沙看岭 体会别样的绿色旋律

  征集>>

  【征集朗读者入驻】欢迎有意者将“姓名+联系方式+朗读文字+朗读音频+朗读者简介及照片”发送至投稿邮箱:nhw0898@163.com,备注“椰读 朗诵”,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

  【征集美文】欢迎网友将“姓名+联系方式+美文+作者简介及照片”发送至投稿邮箱,备注“椰读 投稿”。投稿要求原创,字数在1000字左右,稿件可以笔名或真实姓名发表,“椰读”栏目将选择优秀稿件进行刊登。

责任编辑:吉训侦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