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读 | 到东方鱼鳞洲,与祖宗海同呼吸

来源:南海网客户端 作者:

  遇见好文,遇见更好的你。新华书店,与您共读。朋友们好,南海网客户端椰读又和你见面了。本期为你推荐美文《鱼鳞洲的呼吸》,南海网主播天琴读给你听。

鱼鳞洲。海南日报特约记者 彭珊珊 摄

鱼鳞洲的呼吸

作者:罗圣玫

朗读者:天琴

  我的老家在岛西海边,村子的西南面是祖祖辈辈的祖宗海——南海。地处感恩平原的村子,其方圆数百里都是一马平川的海滩田园,唯独有一座从海上突兀而起、峻峭挺拔的山峰,家乡人给这座山起了个名字叫“鱼鳞洲”。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海军部队在鱼鳞洲峰顶上修筑了航标灯塔,从此,当地有些老百姓又把鱼鳞洲称为“海军山”。在家乡人的心目中,鱼鳞洲一直是家乡渔民的“航标灯”。凡是出远海捕鱼归船的渔民,只要往西行驶,远远望见海上朦胧的灯影,就能找到回家的航道。千百年来,鱼鳞洲都是家乡渔民心中的一个寄托。

  鱼鳞洲伫立在茫茫大海深处,三面环水,一面与海滩相连。从远处眺望,只见它从海面上异峰突起、直指苍穹、显得十分壮观。鱼鳞洲与北面300多米处的八所港码头遥相呼应,倒像是驻守八所港门户的卫士。岛西四季如春,鱼鳞洲上的植被终年苍翠碧绿、春意盎然。天造地设的鱼鳞洲,自古以来成了家乡一道海上仙山的风景。小时候常听村里的老人说,清朝年间,鱼鳞洲曾经吸引了许多“山”外来客纷至沓来,尤其是感恩、昌化一带的文人墨客对它更是情有独钟。

  村里一些熟悉本土人文地理的老人,还常常带着一种引以为荣的口气念叨,说是本村土生土长的清代诗人唐之莹,写了一首《策仗登临别有天》的诗篇之后,鱼鳞洲才开始声名远播、家喻户哓。后来,我偶然从清末出版的《感恩县志》中方始得知,老家的山,皆因山体四周的岩石重重叠叠,状似鱼鳞,故得名为鱼鳞洲。其实,鱼鳞洲的来历,还有一个古代美丽的神话故事。说的是三千多年前,有一对年轻夫妇从岭南乘独木舟漂流到岛西,在家乡的海边栖居。男的身材魁梧,勤劳勇敢,常年下海捕鱼;女的貌美聪颖,在家纺纱织布,日子过得自由美满。有一次,男的出深海捕鱼,不幸遭遇暴风雨而遇难。女的痛不欲生,夜以继日地坐在海岸上盼望夫君归来。日子长了,这位年轻女子变成一块望夫的小沙丘。天上的海鸥感其诚,于是每天啄来海泥掩埋这位女子。年复一年,小沙丘逐渐形成了海边的一座小山——鱼鳞洲。

  我读中学的时候,周末常常到鱼鳞洲游玩。这里的风景类似王勃笔下的“落霞与孤鹜齐飞 ,秋水共长天一色”,如诗如画。鱼鳞洲除了诸多美景,还有历久依旧的涛声。山的顶部有一口天然的涧洞,洞里的水常年都溢得滿满的。如果趴在洞口倾听,洲的底部涛声如雷。每次爬到山顶,我总喜欢趴着在洞口听涛声。听惯了它的涛声,无形地牵动了我的音乐神经,使我仿佛觉得那涛声,就像一组激越雄伟的交响乐,使我陶醉、又催我奋进。我在常年与鱼鳞洲的默默神交意会之中,才有所醒悟:为什么家乡人那样热爱与敬仰鱼鳞洲,那是因为鱼鳞洲的根基深植在家乡的土地上,是家乡人对这块古老土地的坚守和见证。同时,鱼鳞洲的基石又磐筑在深邃的大海底层,始终和家乡的祖宗海同呼吸,共患难。

  (文字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朗读者风采>>

  南海网主播 天琴

  往期推荐>>>

  椰读 | 想变成一条小鱼,陶醉在三亚的海里

  椰读 | 天上什寒

  椰读 | 绿豆煮夏

  椰读 | 吃一碗熟米,尝的是回忆

  椰读 | 大海的誓言

  椰读 | 到港北小海弄浪踩蟹 忆童年妙趣时光

  征集>>

  【征集朗读者入驻】欢迎有意者将“姓名+联系方式+朗读文字+朗读音频+朗读者简介及照片”发送至投稿邮箱,备注“椰读 朗诵”,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

  【征集美文】欢迎网友将“姓名+联系方式+美文+作者简介及照片”发送至投稿邮箱,备注“椰读 投稿”。投稿要求原创,字数在1000字左右,稿件可以笔名或真实姓名发表,“椰读”栏目将选择优秀稿件进行刊登。

  投稿邮箱:nhw0898@163.com

责任编辑:吉训侦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