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压在膝下的8分46秒” 美媒还原弗洛伊德殒命全过程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作者:

  5月31日,《纽约时报》通过整理多角度现场监控,结合目击证人拍摄视频与警方官方文件,还原了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生命中最后的20余分钟。揭示了美国警察是如何因“涉嫌使用假钞”而一步步让这名非裔美国人命丧明尼阿波利斯街头。

点击查看更多视频

  △视频丨美媒还原弗洛伊德被警方暴力执法致死全过程(来源:《纽约时报》)

  当地时间5月25日20:04

  △警方报警记录显示,报警人对弗洛伊德的形容为“喝醉”且“无法控制自己”(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明尼阿波利斯市民报警称一名非裔使用假钞购买香烟。报警人对乔治·弗洛伊德的描述为“喝醉”且“无法控制自己”。

  20:08

  两名警察托马斯·莱恩(Thomas Lane)与J·亚历山大·金(J. Alexander Kueng),赶到现场。此时嫌疑人乔治·弗洛伊德已然神志不清。

  △托马斯·莱恩掏出手枪,将弗洛伊德拽离驾驶座(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视频中,警察托马斯·莱恩掏出了手枪并将乔治·弗洛伊德拽出了车戴上手铐。可以看到,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带到街边,倚靠墙壁双手后背坐下。

  △弗洛伊德被警察带到街边倚靠墙壁双手背后坐在地上(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称,此时警方对于乔治·弗洛伊德有三项描述。

  • A. 乔治·弗洛伊德已喝醉且神志不清,无法控制住自己。

  • B. 乔治·弗洛伊德没有进行暴力反抗。

    △被逮捕的乔治·弗洛伊德显得十分痛苦(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 C. 乔治·弗洛伊德表现得十分痛苦。

  20:14

  最先赶到的一批警察将乔治·弗洛伊德带回警车。就在回到警车途中,乔治·弗洛伊德摔倒在了路边。

  △乔治·弗洛伊德在被警察带上警车时摔倒在路边(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根据警方的起诉书,乔治·弗洛伊德此时称他患有幽闭恐惧症,因此拒绝进入车内。

  此时,乔治·弗洛伊德多次试图与警察交流,并称自己无法呼吸。

  20:17

  又有2名警察来到事发地点。

  △两名警察德雷克·肖万(Derek Chauvin)与杜滔(Tou Thao)及二人的投诉记录(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而这两名警察名为德雷克·肖万(Derek Chauvin)与杜滔(Tou Thao)。肖万有过17起投诉并涉及3起枪击案件(其中一起致犯人死亡),杜滔则有6起投诉与1起暴力诉讼。

  △肖万将弗洛伊德从警车的一侧直接拖到路上,使弗洛伊德面部朝下趴在了地上(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肖万在到达后,立即将乔治·弗洛伊德强行拉入警车,这两人在车后座有过一段争斗。20:18,肖万尝试从另一侧车门将弗洛伊德拽出车外。之后,弗洛伊德面朝地面,倒在马路上。

  △从近到远,四名警察依次是杜滔、肖万、金、莱恩,其中肖万、坤恩、莱恩分别用膝盖和身体压住了弗洛伊德的脖子、躯干与双腿(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约在20:19,肖万对弗洛伊德使用了“锁颈”将弗洛伊德的脖子压在膝盖下。另有两名警官压住了他的躯干与双腿。

  20:20 压在膝盖下的第2分钟

  △路过的群众拍下的视频显示,弗洛伊德被警察压住身体,发出“我不能呼吸”的求救(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弗洛伊德因为被使用“锁颈”,竭力发声称“我不能呼吸”。

  稍后,警察使用警用代码2寻求“非紧急医疗服务”,并称乔治·弗洛伊德“口中流血”。

  警方录音中,乔治·弗洛伊德仍然在竭力喘气并发出“无法呼吸”的求救。

  20:21 压在膝盖下的第3分钟

  警方使用警用代码3,升级医疗救援为“紧急医疗服务”。

  △警察使用警用代码,将原本的“非紧急医疗服务”升级为“紧急医疗服务”(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20:21 压在膝盖下的第3分钟

  一名路过的目击证人拍摄下了此时的情况,尽管呼叫了“紧急医疗服务”,肖万仍然保持着“锁颈”的姿势。

  △肖万在警方呼叫了“紧急医疗服务”后,仍然没有将膝盖从弗洛伊德颈部移开(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在路人拍摄记录的这段时间内,弗洛伊德至少16次称其“无法呼吸”。然而肖万从未抬起他的膝盖,直到弗洛伊德双眼紧闭失去知觉,肖万也没有移开他的膝盖。

  20:25 压在膝盖下的7分钟

  △20:25,弗洛伊德已不再挣扎,双眼紧闭失去知觉,路过的群众尝试与其交涉,但肖万却抽出了警棍。群众惊呼“他拿出了警棍!”(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目击者拍摄的视频显示,乔治·弗洛伊德此时已经双眼紧闭,失去知觉。

  路过的群众与压在乔治·弗洛伊德脖子上的肖万交涉,但肖万却抽出了警棍,恐吓交涉群众。

  20:27 “8分46秒”

  急救人员赶到现场。

  △弗洛伊德被逮捕约20分钟后,一辆救护车赶到了现场,此时弗洛伊德已经被“锁颈”约8分钟了(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救护车到达时,肖万的膝盖仍然压在弗洛伊德的脖子上,并继续持续了1分钟左右。而此时,乔治·弗洛伊德已经昏迷。

  警方起诉书显示,肖万的膝盖在乔治·弗洛伊德的脖子上停留了8分46秒。

  据《纽约时报》报道,由于现场有大量群众聚集,急救人员申请了消防部门的援助。

  △消防部门的救护记录显示,警方在提供信息时称“不清楚弗洛伊德的身份与位置信息”,招致消防部门耽误了援助(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20:32,消防人员赶到时,消防部门的记录显示,现场警方称“不清楚弗洛伊德的身份与位置信息”,这使得消防部门无法配合急救人员进行施救。

  从20:27到20:32,因为警方没有及时通报信息,消防部门使用了5分钟才赶到现场。

  21:25

  乔治·弗洛伊德在附近的医院被宣布死亡。

  当地时间5月30日至6月1日矛盾的尸检报告结果陆续公布

  5月30日 第一篇:据美国ABC新闻报道,当地时间5月30日,“因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的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初步尸检报告出炉。

  尸检报告称弗洛伊德死于“心脏病和体内潜在的毒物”,而不是警察的绞杀窒息。

  6月1日 第二篇:然而一天后,当地时间6月1日,据美国当地媒体报道,乔治·弗洛伊德的家属律师表示,独立尸检发现乔治·弗洛伊德的死亡方式是“由于颈部和背部受压,脑部血液不流通导致窒息性死亡”。

  6月1日 第三篇:美国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的医学检查办公室当地时间6月1日发布报告称,乔治·弗洛伊德的死亡原因是“执法人员制服、禁制和压迫颈部并发的心肺骤停”。进一步的解释是,弗洛伊德“被执法人员制服时,遭遇心肺骤停死亡”。

  后两份报告均与此前官方尸检初步结果相悖。

  6月2日 “希望正义可以得到伸张”

  当地时间6月2日,在美国明尼苏达州,乔治·弗洛伊德6岁的女儿吉安娜和她的母亲罗克西·华盛顿一起出席记者会。

  罗克西说:“我到这里来(记者会)是为了我的孩子,是为了乔治,因为我希望正义可以得到伸张,是因为不论在谁的眼中,乔治都是个好人。”

点击查看更多视频

  △视频丨弗洛伊德女儿生母哽咽发声:希望正义可以得到伸张

责任编辑:符金花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