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制裁的美国11名官员都是谁?他们都有哪些劣迹?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作者:杨萌

  8月10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布消息,中方决定从即日起,对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11名美方人士实施制裁。

  这11人,在涉港问题上可谓劣迹斑斑。他们都是谁?都有哪些劣迹?一一来看↓↓

  卢比奥(Marco Rubio)

  职务:美国联邦参议员

  卢比奥是美国共和党内最偏执激进的反华人士,自2011年当选参议员以来,他推动美国众议院通过“台湾旅行法”,提出禁止美国政府机构采购中国公司的设备,叫嚣要把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孔子学院赶出美国校园,借题发挥攻击中国的人权。卢比奥的所作所为被《华盛顿邮报》形容为美国政府“最为聒噪的中国批评者之一”。

  2014年起,卢比奥和联邦众议员史密斯共同向美国国会提出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并会见黄之锋等“港独”分子,为乱港势力“撑腰打气”。

  7月13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宣布的中方对等制裁涉疆表现恶劣的美国机构个人中,卢比奥也名列其中。

  克鲁兹(Ted Cruz)

  职务:美国联邦参议员

  克鲁兹是一名老牌“反华议员”。2018年12月,“港独”组织“香港众志”成员罗冠聪及周庭到美国华盛顿抹黑香港,克鲁兹与两人会面。2019年6月,克鲁兹又向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提出议案,要求重新评估《香港政策法》。去年10月,他曾专门到香港,不但以一身黑衣对暴徒表达支持,声言要与“抗争者同行”,还与黎智英等香港煽暴派政客会面。至于暴徒暴行,克鲁兹声称“没有见到”。

  7月13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宣布的中方对等制裁涉疆表现恶劣的美国机构个人中,克鲁兹也名列其中。

  霍利(Josh Hawley)

  职务:美国联邦参议员

  霍利是美国参议院最年轻的议员,也是特朗普总统的“铁杆盟友”之一。今年4月初,霍利向国会递交议案,要求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几乎与此同时,他还推出议案,要求特朗普政府对“扭曲新冠疫情信息的外国官员”实施制裁。霍利还在推特上指责CNN“竟然将中国共产党的宣传作为新闻发布”。去年,霍利还专门跑到香港,与“乱港分子”见面,“明火执仗地干预香港事务”。

  科顿(Tom Cotton)

  职务:美国联邦参议员

  科顿是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提案人,还参与提案《2019年西藏政策与支持法案》。科顿在反华问题上不仅立场强硬,而且观点耸人听闻,甚至发展到制造和传播阴谋论。今年2月16日,科顿声称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中国武汉病毒实验室,“因为实验室离武汉海鲜市场仅几公里”。 4月下旬,科顿接受福克斯记者采访时称,美国应限制中国留学生来美学习高科技和技术专业。《华盛顿观察家报》称,自疫情暴发以来,其民粹主义立场“甚至压倒了总统特朗普”。

  图米(Pat Toomey)

  职务:美国联邦参议员

  2020年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所谓“香港自治法案”,恶意诋毁香港国家安全法,取消香港有关特别待遇,并威胁对中方实体和个人实施制裁。而这一法案,最早就是由美国联邦参议员图米和马里兰州参议员范霍伦在5月提出。

  图米和范霍伦称,他们一直在研究该议案,该议案旨在“捍卫香港的人权”,向中方施压,要求其保持香港的“特殊地位”。他们声称,人大涉港议程使得这项“立法”更加紧迫,他们将敦促参议院领导者迅速解决该问题。

  史密斯(Chris Smith)

  职务:美国联邦众议员

  史密斯长期对中国人权问题发表不实言论。他曾起草过很多抹黑中国的议案、修正案和立法,其中就包括去年在众议院获得通过的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等。

  去年12月,史密斯污蔑中国政府在新疆“大规模拘禁上百万人”,实际上已成为暴恐分子的帮凶。今年8月2日,史密斯等人联名致函美国务卿蓬佩奥和商务部长罗斯,敦促美政府不为“镇压”香港的“和平示威”活动提供帮助,反对将游行示威定性为“暴乱”。华春莹曾对此表态:美方有关人士言论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用心险恶,我们对此坚决反对。

  格什曼(Carl Gershman)

  职务: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总裁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是由美国政府出资,于1983年在华盛顿成立的非政府组织,是中情局的“另一块招牌”。格什曼1984年起担任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总裁至今。

  该组织以输出所谓“民主”为名渗透颠覆别国合法政权,引发国际社会严重不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在2019年12月在记者会上直接点名对其实施制裁。“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长期以来就一直充当乱港势力的幕后金主,向反对派输送政治黑金,千方百计地以搞乱香港为己任。

  米德伟(Derek Mitchell)

  职务: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总裁

  “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NDI)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子机构。该协会成立于1983年,自1997年开始关注香港事务,2002年该协会中国事务部在香港设立了办事处。从此,不断插手香港事务。

  去年开始的“修例风波”中,臭名昭著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直接或通过“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向“香港记者协会”“公民党”“工党”和“民主党”等组织提供资金支持,这就是“民阵”能够在“修例风波”期间耗费巨资,连续发起多场大规模游行集会活动的根本原因。去年12月,NDI被外交部点名制裁,而该组织总裁米德伟却在这一时期突然窜港,更公然与“乱港四人帮”之一陈方安生会面。

  特温宁(Daniel Twining)

  职务: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总裁

  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主要分支机构。其标榜的宗旨是致力于在全世界推进民主、自由、自治与法治。去年12月,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也进入中国政府的制裁名单中。华春莹表示,大量事实和证据表明,有关非政府组织通过各种方式支持反中乱港分子,极力教唆他们从事极端暴力犯罪行为,煽动“港独”分裂活动,对当前香港乱局负有重大责任。这些组织理应受到制裁,必须付出应有代价。

  罗斯(Kenneth Roth)

  职务:人权观察执行主席

  自称以调查、促进“人权问题”为主旨的“人权观察”一贯持反华立场。该组织具有美国政府背景,成员主要由前美国政府官员和情报部门特工组成。2019年,“人权观察”及罗斯本人均公开支持香港“独立”与暴徒行动,多次抹黑中国政府的治疆政策,传播关于教培中心等问题的大量谣言。今年1月,罗斯飞赴香港发表“人权观察”组织的最新报告,被香港拒绝入境。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就此事回应称,中国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一向依法处理出入境事务,允许或不允许谁入境,是中国的主权。

  阿布拉莫维茨(Michael Aburamowitz)

  职务:自由之家总裁

  1941年成立的“自由之家”经常按照美国的标准,对各国进行所谓的民主自由年度评估,实则干预他国政治。去年10月,在香港法院颁布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在网上发布言论鼓励或煽动暴力后,包括“自由之家”在内的7个组织向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发表公开信,攻击这一行为是在“威胁言论自由、侵害人权”。

  在修例风波中,它和其他几个美国NGO一起扮演操盘手的角色,为冲在台前的“泛民”进行策划、培训,更在资金、物资供应、舆论造势等方面提供服务,可谓劣迹斑斑。

  资料来源:外交部官网、新华社、央视新闻、环球时报等

责任编辑:吴婵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