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丨冬日城市“温暖”的背后 是他们在“寒带”默默坚守……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作者:

临近新春,天然气消耗量大幅增加。这个冬季,安徽合肥市天然气缺口超过1亿立方米。应急需要时,要把存储的液态天然气通过气化后,补充到城市管网当中。

补充天然气的过程中

气化站的工作区温度会低至-20℃以下

形成一个城市“寒带”

那里的一线工人

用坚守为城市送去冬日“暖阳”

罗集门站是合肥市最大的天然气应急保供气化站。两个巨大的天然气罐里,存放的都是液态天然气,旁边冒着白色浓雾的区域,就是液态天然气的气化区。

在经过气化站同意后,记者换上了特制的防静电服装和设备,做好了防静电措施后,跟随工作人员一起到气化区巡检。一进到核心地带,立刻被雾气笼罩,能见度不足五米。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注意点,有点滑。

记者:多少度啊这是?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现场看有零下二十多(摄氏)度。

液态天然气的温度是-162℃,在气化过程中,因为要从周围空气中大量吸热,所以形成了一团团冷雾和冰霜。这几天,合肥的最低气温在零下八九摄氏度,而气化站的气化作业刚刚进行了不到半小时,气温就已经降到-28℃,因此,这里也被称为城市里的“寒带”。再加上刮风下雪,在这里就像身处一场暴风雪当中。

记者:你耳朵都冻红了。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的确,就是很冷,冻得脑壳疼。太冷了,温度太低了。因为我们每天都得气化,这边温度始终就保持在这个温度,肯定冰也是融化不了的。

今天罗集门站的气化任务是61万立方米,按照每小时5万立方米计算,至少需要12个小时才能完成。韩景辉和同事每两个小时就得巡检一次,但是他们的衣服看起来却有些单薄。韩景辉说,按照安全规定,工作区内羊毛衣物、暖宝宝、羽绒服等保暖用品容易引发静电,所以禁止穿戴。为了在干活时身体灵活,大伙儿通常也不会穿裹太多。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倪谢国:如果法兰螺母没轴紧的话,我们用测漏仪检测。

记者:每一个都得检查?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倪谢国:对。

这片工作区域有20多个巡检点,数百个阀门都需要定时检查,每一个阀门的控制都需要非常精准,开启的幅度要精确到度。如果开度大了,压力超了,会有漏液风险;而如果开度小了,压力达不到,也会影响气化进度。

但是,想要在迷雾般的气化区找到一个个阀门,可没那么简单,尤其是下雪天,覆盖的冰霜比平时更厚。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每个巡查点我们肯定都要记住,不然像它(冰霜)覆盖起来我们也找不到,路都找不见。

记者:找不见路咋办呢?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我们这边走的次数太多了,都已经记在心里面。大概哪些路我们都会知道的。

一圈巡检下来已经是40分钟过去了,我们的手脚已经冻得麻木。

记者:这一圈下来啥感觉?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就是特别冷,冻的我嘴巴说话都不利索,感觉需要慢慢地说才能把我想要说的意思表达出来。

记者:你一天能走多少步?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一天么,步数么,一般得有个四五万步吧。

对于韩景辉他们来说,忍耐严寒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在这里,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有可能带来危险,尤其是视线昏暗的夜晚。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慢一点,慢一点。 因为温度特别低,手碰上(铁栏杆)去会立马跟它粘住了,因为你手上还有,带有点那个水蒸气,你跟它碰一起就会立马结冰的。

因为视线差,夜晚也很难直接判断设备的异常状态。在巡查到4号泵时,韩景辉和同事感觉有些不对劲,赶紧用防爆对讲机联系控制室的同事。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王新恺:安全阀应该是起跳了,我们现场人不能靠太近,看不到实际情况。你听,这个量漏的挺大的。

记者:你怎么知道那儿有问题?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王新恺:喷液了,你现场能看到那个有雾气,跟别的不太一样。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那一块范围雾气是比其他的雾气稍微重一点,而且声音也不对劲。

凭借经验,两人判断4号泵压力已经超高,出现喷液现象。而液态天然气温度只有-162℃,皮肤一旦触碰到,瞬间就会被冻伤。

好在安全阀在另外一个区域,打开后,4号泵的压力开始恢复正常。而故障,得到气化任务结束后再进行修复。

监控室:4号泵的压力,现在压力已经降下来了。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王新恺:好的好的,你们再注意观察,刚那个安全阀起跳了。明天早晨的时候,让维保他们再修一下。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王新恺:现在里面是,全是低温的东西,你现在是不能动它的(管道),它那个管道很脆,可能直接会断掉,因为温度太低了。

晚上九点多,这一天的气化任务终于结束了。12个小时的时间里,韩景辉和同事在室外巡检了6个来回,光是走路加起来有四五个小时。但是,他们这会儿只能短暂休息几分钟,因为一个班组四个人要负责站内所有的气化、巡检、装卸、监控等任务,大伙儿只能轮流吃饭、休息,任务量大时,连轴转是常有的事儿。

记者:喝上热水的感觉怎么样?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忙碌工作之后的温馨。

韩景辉今年24岁,是名90后,毕业后就来到这里,工作已经有3年。说起刚才那样的突发情况,韩景辉说,其实刚开始他心里也会害怕。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害怕,害怕的问题可能是源于对它的未知。但是如果我们接触过这些东西,再出现的话,本身自己心里对它有一个认知了,解决起来就不会像一开始那样害怕。

因为工作压力大,韩景辉也曾经想过换一份轻松点的工作。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其实有过迷茫的,这个工作太累了,是不是考虑可以换个工作啥的。这不是已经坚持下来了吗?我师父也挺认可的。

这个冬天,在合肥市,有超过200万户居民需要使用天然气,像罗集门站这样的应急保供气化站已经建成了3座,有60多名像韩景辉一样的场站工,不分昼夜地坚守在这个城市“寒带”,保障着天然气的应急供应。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今年过年(回家过年),不行,大年三十刚好是上白班,然后初一的话上夜班,回不去。算上今年过年的话,应该是第三年了。

记者:新的一年,你会有什么目标或愿望么?

合肥燃气集团罗集门站场站工 韩景辉:想在这边好好工作,想当一个劳动模范。

"

每一份工作都承担着一份责任,虽然说这个工作环境相对于其他工作来说,可能是没有那么好。但是保障了整个合肥市的居民用气,内心还是有一些自豪感的,我们的寒冷保障了他们的温暖。

"

责任编辑:邓洁仪
×

推荐阅读